江蘇先鋒網 > 基層黨建 > 流動驛站

“流動村支書”治村有高招
2018年12月17日 09:45  來源:泰州日報市區新聞處
    2016年前,興化市荻垛鎮董唐村還是一個鎮綜合考核排名的“尾巴村”,可在2017年度卻斬獲綜合先進一等獎;長時間靠鎮干部兼任村支書的富家村,在新任支書入職一個月便打開了工作新局面,村里老舊房、危房復墾“增減掛鉤”工作在全鎮示范。這兩個問題村、后進村的改變,源自鎮黨委下派的村支書郝春。
    12月5日,記者在富家村見到了郝春。他和村一班人正在豐收圩規劃吸淤填平一段廢棄生產河的事。廢棄生產河面積大約60畝,將采取吸取鄰近生產河的淤土填積,既助河道清淤,又解決了廢河造田問題 。該項目已獲國土部門批準。郝春告訴記者,用于吸泥清淤的河道是上級水利項目,基本不用村里花錢,而吸淤填平的60畝新增地,列入土地整理指標。于鎮里可獲得用地計劃,于村可獲得額外的獎補。更主要的是60畝新增地經過休養生息可變成良田,成為村集體一勞永逸的財源,按照當下800元一畝的年使用租金,一年就是4.8萬元。
    2018年4月14日,郝春從董唐村支書調任富家村支書。富家村是一個16個村民組、2820人的合并大村,村集體卻沒有資源,村務運轉全靠上面有限的“轉移支付”。近年來,村主要干部頻繁“撂挑子”,不得已,鎮黨委只好派一名鎮機關干部兼任村支書。雖然將村里工作撐起來,但工作仍處于后位,村發展沒有后勁。
    “郝春的出現,令我們眼晴一亮。”荻垛鎮黨委書記陳永斌說,郝春有能力、有方法,能在短時間里將全鎮尾巴村的董唐村發展成為綜合先進,也能做好富家村的工作。于是,便將郝春調至富家村任支書。因而郝春也被大伙兒戲謔為“流動村支書”。
    “經濟是村莊發展乃至開展村務工作最重要的抓手,一個村和一個家庭一樣,沒有錢就是死水一潭,甚至會引發不和諧的矛盾和問題。”郝春說。來到富家村,郝春的第一個著子就是抓“增減掛鉤”,開辟財源。
    富家村的東部、北部、西部片區,老人房、空關房、豬圈、露天糞坑集聚,既影響村莊環境又不利于住戶條件的改善。一排查共36戶,可整治、復墾20多畝土地。要復墾,必須給住戶好的居所。郝春在與村一班人達成共識后,召開黨員、村民代表大會獲得支持,在全村的支持下做通居住戶及涉地戶的工作。根據村民代表大會的意見,對無房的困難戶村統一幫助安置,對已有新住房的空關房按確定的價格由村補償,對豬圈、糞坑及違建不予補償。70多歲的村民劉順汗是特殊戶。該戶三間平房,兒子年幼病故,老伴常年患病。村里為該戶在村里購置了同樣的房,并將修一新,配備了衛浴設施。劉順汗入住后感激得向村干部連連鞠躬。拆遷、安置、整地,鎮規定時間內全部完成。5月底,鎮里在村里召開了整治村莊環境、復墾老舊房及豬圈糞坑的“增減掛鉤”工作現場推進會,推廣了富家村的做法。陳永斌十分贊賞地說:“想不到,富家村的工作短時間就開創了新局面,村莊環境整治、老舊房復墾的占補平衡、雙禁等中心工作都走在了全鎮前列。”
    今年39歲的郝春,2000年入職鎮水產站工作。2015年,郝春抽調到鎮組織科工作。在組織科工作,他深入村莊調查研究,學習和總結先進工作經驗,破解村務工作難題。2016年年初,組織委員為董唐村選配支書不斷犯難,最終把希望落到了郝春身上。郝春服從組織決定,來到董唐村走馬上任。董唐村由董家、唐家、小王莊三個小莊舍合并而成,僅有8個村民組、1368人口。村班子一盤散沙,村務工作不能正常正展。由于沒有財源,村莊基礎設施差,村民訴求不能解決,從而失去了群眾的向心力。郝春團結村一班子,爭取到了上級部門的持鉤幫扶。在上級部門的幫助下,獲得了20萬元的資金,通過獎補10萬元,共30萬元,建設了村便民服務中心。隨后,又通過上爭項目建設了董家至唐家的通組大橋,拉直拉近了兩村距離,改變了過去兩村相通從圩路結的通村公路上繞的尷尬狀況。與此同時,村里又通過上爭,建成董家自然村東部至通鄉公路的800長的連接線,打通了對外出行的大通道。“現在,我們來中心村董家的便民中心衛生室看病,孩子到鎮上學候車,只要走過一座橋來到董家就行,真是太方便了。”家住唐家自然村的村民朱扣英說。
     基礎設施的建設、村民訴求的逐漸解決,大大凝聚了民心。由于村與通鄉公路的“連接線”建設,大大改善了兩側的農田耕種環境。郝春借機開展土地流轉工作,先后流轉了800畝農田,向新經濟組織集中。此項,村集體每年獲得了4萬元的資源管理費。2016年度,鎮綜合考核,董唐村進入前5名,2017年度躍入第一名。
    “其實,也沒啥好說的,就是因村制宜找財路,然后多為群眾辦些實事,村里工作就會上去。”談及工作竅訣,郝春顯得很謙遜。(顧日升)
  • 附件:  

分享到:
相關信息
江蘇先鋒網
现代战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