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典型

 

 趙亞夫看到農民種的草莓豐收,比農民還要高興。

   趙亞夫在田頭幫助農民解決出現的新問題。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的深沉”,這是詩人艾青寫下的一句詩。在江蘇鎮江,有一位老人,用幾十年的行動踐行著他對這片土地的眷戀,他就是趙亞夫,一位共產黨的優秀干部,一個長期扎根基層的農技推廣人員,用他的實踐表達著對土地的一片深情。

  早春二月,記者驅車在鎮江市句容農村,一排排樓房展現在眼前。1986年,趙亞夫從日本帶回的20棵草莓苗在此扎根,通過草莓致富的農民蓋起的樓房,被親切地稱為“草莓樓”。 “要致富,找亞夫,找到亞夫準能富”,這是被當地農民傳了20多年的一句話。

  年少立志,幫助農民致富

  1941年,趙亞夫出生于常州,兒時的夢想是做一名新聞工作者。但真正讓趙亞夫確定志向,并最終扎根農村的是一次少年時期的經歷。當時他在醫院看到,一個小時內,三位農民均因貧病交加相繼離世,這對他內心觸動很深。少年時期的趙亞夫從此有了一個志向,就是怎樣能夠讓農民通過種田就能致富。

  1958年,趙亞夫考入宜興農學院農學專業,他非常質樸地樹立了“服務農業、服務農民、服務農村“的理想。1961年,20歲的趙亞夫被分配到鎮江農科所工作,期間在武進、丹陽、宜興農村蹲點了七年。

  日本之行,催生三次探索

  1982年,趙亞夫第一次來到日本。日本愛知縣的渥美半島,到處郁郁蔥蔥,山上有林,坡上有果。“那里的氣候、地貌和鎮江山區類似,我們那里大多荒山禿嶺,人家卻建得這么美!”巨大的反差讓趙亞夫難以平靜。

  從那時起,趙亞夫萌生了一個理想:要讓句容茅山老區像日本渥美半島一樣,滿山的果樹,滿坡的蔬菜,滿崗的鮮花,滿山的財富。此時的趙亞夫已經40歲了,他從學日語開始,不分晝夜地鉆研學習草莓、無花果、葡萄栽培技術。

  走出國門,看到了與發達國家農業的差距,他清醒地認識到,在人多地少的情況下,傳統農業只能解決溫飽,要致富只有靠科技、靠高效農業。第二年回國,很多人都帶家電,他則帶回20棵草莓苗和13箱的農業科技書籍。就是從這20棵草莓苗開始,他率領農科人員與農民兄弟們一道開始了艱苦的探索。

  趙亞夫的第一次探索,就是高效農業。他要利用20棵草莓苗作為火種,在茅山老區燃起農民致富的熱情。他手把手地教農民種草莓,“做給農民看,帶著農民干”;他感覺到一戶一戶地教太慢,就建起了上千畝的農業示范園,讓農民在里面學習、實踐,很快,就帶動了一大批農民。句容成了全國草莓之鄉,茅山老區第一批樓房豎起來了,農民們親切地稱它們為“草莓樓”。草莓、葡萄、無花果、有機米……從最初的白兔,到春城、大卓、黃梅、茅山、后白、天王、高資、上黨等鄉鎮,趙亞夫推廣一個成功一個,“撥亮幾盞燈,照亮一大片”。

  他的第二次探索,就是以種植大戶為龍頭,牽頭成立農業專業合作社,把農民集中起來,讓農民學會經營和管理,“幫助農民銷,實現農民富!”隨著方繼生草莓專業合作社第一個成立,并取得成功,丁莊葡萄、黃梅桃子等一個個農業專業合作組織也相繼成立。這些組織面對市場、對接市場,把農業變成了產業。如今茅山老區各種各樣的農業合作社達到400多個,覆蓋農戶3萬多戶。 

 

   趙亞夫指導村官辦有機養雞場。

   活到老學到老,趙亞夫孜孜不倦地學習農業技術理論。

   發揮余熱,讓最窮村走上致富路

  戴莊試點是他的第三次探索。他在一個蘇南丘陵地區最落后的一個小山村,組建綜合型有機農業合作社,創建了有機農業產業園區,試點生態農業,創造農業經營與農村管理“合二為一”新模式,并以戴莊為中心,向周邊輻射帶動20個村。

  2001年,趙亞夫已經從鎮江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崗位上退下來了,他以志愿者的身份來到戴莊村。當時的戴莊村,人均收入只有3000元,村集體不僅沒有分文積累,還倒掛了80萬元,是鎮江市最窮的村。他決定和農民一起搞試點,要用最新生態農業理念探索一條貧困村的致富之路。

  當初剛到戴莊時,卻并沒有得到村民的認可。趙亞夫勾畫的農村小康圖景,在村民們看來是天方夜譚。趙亞夫第一次辦的科技講座,只來了兩個人。回家后,趙亞夫一連幾天都沒睡好覺,他知道,農民是現實的,于是他決定要用實實在在的效益證明給農民們看。

  再度來到戴莊時,他承諾給試種的農民免費提供有機“越光”稻種苗、有機肥和技術指導,不管好壞,每畝以1200斤水稻市價保底收購。

  聽過講座的杜仲志答應嘗試栽種1.6畝“越光”稻。為了幫助杜仲志種好稻米,幾天后趙亞夫來到了這個村,和杜仲志同吃同住,幫助他栽種稻米。杜仲志按照趙亞夫教的方法,精心培育,當年就收獲了700余斤“越光”稻,加工出來的大米賣到了8元一斤。

  杜仲志是戴莊村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也是戴莊村第一個在趙亞夫的指導下富起來的農民。如今他承包了有機桃園,還種植有機水稻和有機草莓,年收入20多萬元。杜仲志的示范效應,調動了農民參與有機農業的積極性,隨著有機農業面積逐年擴大,一大批農戶富了起來。

   七旬老人,不是在田里就是在去田里的路上

  三次探索,讓老區農民的夢想生根、發芽,開出幸福之花。幾十年來,趙亞夫的農業科技項目到哪兒,富裕就到哪兒,累計在茅山老區推廣發展高效農業250萬畝,直接給農民帶來200多億元收益。有人估算過,僅在戴莊模式中,如果趙亞夫入股,按15%的技術入股,年利潤按600萬元計算,可以分紅90萬元;講課勞務費,如果按每年20次,每次2000元計算,每年可拿4萬元。而趙亞夫這么多年來,卻從未拿過一分錢。

  如今,年過七旬的趙亞夫仍然活躍在地頭田間,每周都會有三到五天的時間下到農村幫助農民解決問題。村民們有的可能不知道村干部是誰,但沒有人不知道趙亞夫是誰。趙亞夫不善言辭,但只要和農民在一起就有說不完的話。一位村長調侃道:“別看趙老是副廳級干部,但架子都沒我這個村長大,在村里他就像農民的朋友。”

   趙亞夫的手機里存了200多個農民的電話,不少農民也把他的電話號碼倒背如流。每當有人拜訪趙亞夫,常無法在家中找到他,因為他不是在田里,就是在去田里的路上。

现代战争投注 快乐飞艇是有官方开的吗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 皇家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新快3倍投稳赚技巧 c29彩票下载app注册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带连线易彩网 小鱼儿论坛公式规律专区 75秒速时时彩 我下载脉动棋牌 倒卖2手车如何赚钱 胡仙麻将赚钱的机制 华东15选5玩法技巧 36选7复式计算 湖南幸运赛车的规律 一款可以赚钱的手机试玩应用 7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