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先鋒網 > 知訊廣場 > 人物春秋

韋奚成和川黔邊游擊區的故事
2018年08月13日 11:47  來源:《重慶日報》

  1927年,隨著“三三一”慘案和“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發生,轟轟烈烈的大革命宣告失敗,人民革命斗爭進入最艱苦的時期,即土地革命戰爭時期。

  1927年11月,根據四川臨時省委在當年9月舉行的省委擴大會議的要求,中共南川特別支部建立,南川黨組織得以恢復。

  特別支部建立之后,為更好地進行土地革命,中共南川特支派遣共產黨員韋奚成(1890.8.29-1942.3.20)在1928年春天回到故鄉南川元合鄉,以家鄉為據點開展革命斗爭。

  在此后的20余年里,在韋奚成等人的帶領下,中共元合支部、川黔邊游擊隊、中共合溪特支相繼建立。

  1890年出生于南川縣合溪場(1910年并入元合鄉)郭家溝的一個富農家庭;1909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1年參加辛亥革命;1926年在楊闇公等人的關心下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領導南川農民暴動……韋奚成的人生經歷可謂跌宕起伏。

  對于今天的南川區合溪鎮來說,韋奚成更大的貢獻在于——1928年,在他的領導下,中共元合支部建立,并在短短的一年時間里,發展起一支革命武裝,打游擊、除惡霸,在川黔邊區播下革命的種子。

  借力教育 建立中共元合支部 

  7月26日,當記者來到南川區合溪鎮奚成廣場時,一尊男子的雕像映入眼簾,只見雕像中的男子目光堅毅,眉目之中透露著對敵人的蔑視。

  “他就是中共元合支部、中共合溪特支的建立者,川黔邊游擊隊的奠基人——韋奚成。”南川區黨史與地方志辦公室黨史科科長熊吉兵說。

  時光回到1928年,韋奚成杵著拐杖從南川縣城回到了元合鄉。此前,在與軍閥吳佩孚的軍隊作戰時,他不幸中彈導致腿部受傷。

  “1927年南川農民暴動失敗后,韋奚成根據中共南川特支的指示,回到元合鄉,準備以家鄉為據點開展革命斗爭。”熊吉兵介紹。

  當時的元合鄉由合溪場和元村壩組成,這里是距離縣城最遠、反動勢力鞭長莫及的大山區。

  當年8月,韋奚成說服私塾先生劉漢勛,在禹王廟開辦了合溪場國民初級小學并自任校長,面向周邊山區招收學生。隨著學生的增多,合溪場國民初級小學成為韋奚成傳播革命思想的重要平臺。

  “當時,韋奚成不僅聘請中共黨員李義、張烈為教師,還著重對學生進行愛國主義、共產主義教育,并利用趕場日和節假日開展社會宣傳,組織游行,高呼‘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軍閥’‘打倒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紳’等口號,在金佛山周圍宣傳革命。”站在位于郭家溝的韋奚成故居前,熊吉兵表示。

  此外,韋奚成還聯合當時涪陵駐軍高參、南川東路聯防隊大隊長、他的同宗兄弟韋光煒,把南川東路聯防隊發展成為了一支革命武裝。

  憑借著這支武裝力量和辦學所獲得的聲望,1928年10月23日,韋奚成被當時的南川縣縣長時佛生任命為元合鄉團總。

  擔任團總之后不久,韋奚成又通過召開紳團代表會議的形式,討論通過了《團務辦事處人員編制及任期案》《經費收支預算案》《練丁名額及餉額規定案》《練丁任期及民丁冬訓案》等一系列改革弊政的議案,并指定開明紳士韋萃廷、韋盡臣等人擔任團正、甲長、民丁隊長等職務,實現了對元合鄉政權的領導。

  1928年冬,隨著共產黨員謝德璋(化名張茂昭)到合溪場國民初級小學任教,并發展向輝旭、韋普生成為中共黨員,中共元合支部與元合農民協會相繼成立。

  隨后,韋奚成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隊伍的擴建上。他先后派李義、張烈等人利用老師家訪的方式,到元合鄉附近的陳家溝、核桃坪、合溪場、郭家溝等地,秘密發展韋國成、韋雪舟、韋植齋等100多人成為農協會員。

  為傳播革命思想,韋奚成還常于夜間在禹王廟、青龍嘴等地,秘密召開農協會員會議,指出農民只有組織起來,才能打倒土豪劣紳,實現“耕者有田”“槍要換肩、地要回家”的理想,將過去一盤散沙的農民組織了起來。

  武裝除霸 智取勒夾溝 

  由于三面環山,從高處俯瞰合溪鎮,會給人一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感覺。當記者來到該鎮附近的勒夾溝時,這種感覺愈發強烈——只見該溝附近皆是懸崖峭壁,唯有一條小路供人進出。

  “當初,韋奚成等人就是在這里智斗惡霸馮炳宣,從而實現了黨對元合鄉的領導。”熊吉兵說。

  原來,在中共元合支部之前,元合鄉的合溪場由當地的惡霸馮炳宣管理,元村壩則由韋元璋把持,二人稱霸一方,作惡多端。

  中共元合支部建立以后,決定武裝除霸,奪取韋元璋團練分局槍支的同時,剿滅馮炳宣的勢力,進一步壯大革命軍事力量……

  “沒人了,上!”1929年2月10日,韋光煒帶領30多名聯防隊員埋伏在韋元璋家附近的竹林里。經過一夜的等待,在確定韋元璋手下的團丁基本都回家過年后,韋光煒下達了命令。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30余名聯防隊員猶如猛虎下山一般沖進韋元璋家,將毫無防備的韋元璋和民團教練長劉德寬等人殺死,同時還繳獲長、短槍20余支。

  韋元璋死后,馮炳宣如驚弓之鳥。他派兒子馮仲杰率貼身保鏢3人、槍支若干,帶著家小搭繩梯進入“一卒把守半山澗,萬夫窮盡難登攀”的勒夾溝寨洞。

  為徹底鏟除馮炳宣勢力,同年3月11日午夜,在韋奚成等人的組織謀劃下,聯防隊員和農協成員在謝德璋的帶領下,悄悄進入勒夾溝,成功殺死馮炳宣的兒子馮仲杰以及衛士5人,繳獲長、短槍8支,沉重打擊了馮炳宣的囂張氣焰。

  被捕入獄 革命信仰堅如鐵 

  “韋繼瑞(韋奚成原名韋繼瑞),我命令你將參加共產黨的事如實招來。”1929年初夏,南川縣的監獄內,時任南川縣縣長謝題璪怒聲對韋奚成說。

  “我不知道什么是共產黨。”韋奚成神情泰然。

  “那你為什么對韋光煒槍殺韋元璋等人熟視無睹?”謝題璪問道。

  “履以國事攸攸,教育為本,勤于民務,毫無他圖。至于韋光煒和韋元璋等人的矛盾是他們的私人矛盾,我早已向張茂春先生呈訴過,縣團練局也有備案可查。”說完這句話,韋奚成就閉上眼睛,把氣急敗壞的謝題璪晾在旁邊……

  原來,從勒夾溝僥幸脫逃的馮炳宣向時任南川縣團練局長張茂春告密,令韋奚成的身份不幸暴露。

  1929年夏,縣政府以開會的名義將韋奚成誘騙入城,拘押于縣城大牢。面對謝題璪等人的提審,韋奚成的應答毫無破綻。

  之后,在時任中共南川縣委書記陳問緒等人的大力營救下,韋奚成得以成功出獄。由于擔心身份暴露,韋奚成不得不轉移到涪陵隱蔽。

  隨著韋奚成的離去,以馮炳宣為代表的地主惡霸又卷土重來,再度控制了元村鄉、合溪鄉的政權(1929年下半年,元合鄉被拆分為元村鄉與合溪鄉)。

  為保存革命力量,韋光煒率領聯防隊員轉移到貴州省的正安縣、道真縣等地,建起了川黔邊游擊隊。他們在當地提出“打紳戶,吃皇糧,除惡霸,懲豪強”的口號,在川黔邊區活動,隊伍迅速擴大。

  1930年,川黔邊游擊隊又收復了元村、合溪等地,加上原有的大鍋廠(現大有鎮)和貴州正安縣的龍崗場、三元場、鄧家壩等地,幅員面積500平方公里的川黔邊中心游擊區基本形成。

  據熊吉兵介紹,從1930年2月到1931年4月的這段時間里,川黔邊中心游擊區里實施著與軍閥截然不同的政策:不但不向貧苦老百姓征糧、征捐,還時常開倉救濟貧困百姓。

  然而好景不長,1931年春,以張茂春為代表的地主武裝大舉反撲,游擊隊終因寡不敵眾被迫轉移。“即便如此,合溪初級小學依然是在共產黨人的領導下,這也為韋奚成后來組建中共合溪特支打下了基礎。”熊吉兵說。

  “1928至1931年,韋奚成等人在中共南川縣委領導下,在川黔邊區建立了川黔邊中心游擊區,以元村、合溪為中心開展襲軍閥打土豪濟貧民的土地革命運動,不僅有效懲治了土豪惡霸、地主劣紳,更重要的是在川黔邊區播下了革命火種,為紅軍主力轉戰川黔邊區打下了一定的群眾基礎。”熊吉兵表示。

  韋奚成離開合溪后,先后在涪陵、云陽等地任職。1941年1月,受中共南方局委派,他再次回到合溪鄉,出任合溪小學校長兼合溪鄉長,并與張瓊英、石俊民等人組建中共合溪特支。1942年3月,積勞成疾的韋奚成病逝于合溪。

  韋奚成去世后,中共合溪特支繼續活動,直至南川和平解放。(黃琪奧)

  • 附件:  

分享到:
相關信息
江蘇先鋒網
现代战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