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先鋒網 > 知訊廣場 > 域外視界

發達國家的從嚴治吏
2018年04月03日 13:56  來源:《上海黨史與黨建》

  在從嚴治吏方面,西方發達國家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形成了許多共同的做法,很值得我們借鑒。

  規范職業道德,對官吏進行嚴格約束 

  為規范廣大官吏的職業道德,美國先后制定了《美國政府機構道德法規》、《美國公職人員道德法》等,日本先后制定了《日本國家公務員倫理法》、《日本國家公共事業道德法》。此外,英國、法國、加拿大、新西蘭、墨西哥、澳大利亞、瑞士等國家也高度重視法律法規在管理官吏中的地位與作用,進而專門制定了較多法律法規來對官吏進行嚴格管理。

  西方發達國家還特別注重對官吏開展職業道德教育培訓、強化職業道德監督力度、優化職業道德社會環境。在美國,政府道德辦公室六大職能之一便是培訓道德官吏和培訓政府雇員,預防道德失范行為。政府道德辦公室下設教育處,專門負責對官吏的道德教育培訓工作。在英國,政府高度重視對官吏的職業道德教育與培訓,全方位培養官吏的職業道德和職業品德,讓他們樹立起終身為納稅人服務的執政理念和工作宗旨,并做到忠于職守、堅守崗位、有所作為。

  強化監督管理,對官吏進行嚴管嚴查 

  西方發達國家通過強化對官吏的內外部監督,有效預防了各種違法亂紀問題的發生,實現了對官吏的優化管理。比如,新加坡為加強對官吏的監督,不斷探索和完善官吏監督制度,目前已經形成和構建起了一整套對官吏監督的制度體系,主要包括選拔和任用制度、嚴格的財產申報制度、品德考核制度、公務公開制度等等。再如,在日本,考試錄用制度、人事異動制度、晉級制度、資產申報制度、行政交談制度等,構成了對官員進行嚴密監督的制度體系。

  大多數西方國家已經建立了較為完備的監督網絡,包括立法系統監督、司法系統監督、行政系統監督、職業工會監督、政黨監督、新聞監督、公眾輿論監督等等。比如,瑞典設有議會行政監察專員制度、大法官制度、行業和專門行政監察專員制度,共同致力于官員監督的工作。在澳大利亞,議會、檢察部、公共服務委員會、執法公正委員會、聯邦監察專員署、行政監察專員署、廉政公署等監督機構共同構成對全國各公職部門以及其工作人員較為科學和較為嚴密的監督體系和監督網絡,沒有哪一公職部門以及公職人員不在被監督之列。法國對官員們進行監督的機構數量眾多而形式又各異,主要包括議會、行政法院、預防腐敗反貪污中心、審計法院、中央廉政署、公共生活透明委員會等。法國對官吏們進行監督的這些機構,在運行過程中具有較高的獨立性,很少受到外部干擾,能夠切實做到向事實和法律負責。

  科學績效考核,對官吏進行嚴格考核 

  西方發達國家普遍認為,加強考核是對官吏進行有效管理的最重要手段之一。特別是隨著“新公共管理運動”的逐步深入,各個國家對于公務員績效考核工作更加重視,因此“績效管理”也成為各國“重塑政府”的重要組成部分。

  細化考核內容。西方發達國家對官吏們確定的考核內容,基本分為“勤”與“績”兩大板塊,分別稱為“考勤”與“考績”。為了便于考核,西方發達國家往往通過因素列舉方法,對“勤”與“績”兩大板塊進行細化。比如,在法國,僅“考績”板塊就具體細化為包括身體狀況、積極性、專門知識、整潔與整飾狀況等在內的14項指標。再如,英國對官吏的考核,主要是考績與考勤,考績因素主要包括工作知識、人格性情、判斷力、責任心等10項指標。

  規范考核等次。考核等次太多,會很難明確不同等次之間的界限,考核過程也非常繁瑣;而考核等次太少,又很難精準區別考核對象的實際差距。所以,西方國家對官吏考核等次的設置雖不完全相同,但基本都傾向于設置五個等次。比如,英國對官吏的考核結果分為優異、良好、滿意、普通、差5個等次。再如,日本對官吏的考核結果也分五等:出類拔萃、特優、優、良、劣。此外,瑞士對官吏的考核結果也分五等:A++(杰出)、A+(非常稱職)、A(完全稱職)、B(基本稱職)、C(不稱職)。

  強化考核結果應用。西方發達國家都非常重視對考核結果的應用,并將其作為開展其他人事管理活動的重要依據。比如,在日本,“出類拔萃”的A等可越級提薪,特優、優、良三等均可正常提薪,“劣”等則不能提薪甚至還會受到嚴重處分。再如,美國把考核結果與官員的晉職、降調、解雇、降職、去留、加薪、獎金、獎勵等嚴格掛鉤和整合運用。美國《文官制度改革法》明確規定:工作成績良好者繼續任職,工作成績不好者必須改進,工作達不到標準者予以解職。(石學峰)

  • 附件:  

分享到:
相關信息
江蘇先鋒網
现代战争投注